主页 > 一圈尽掌握 >张升荣以文学之瞳观星

张升荣以文学之瞳观星

2020-07-08 一圈尽掌握 194 views 707

张升荣以文学之瞳观星在连天文学常识也不普遍的大马,张升荣运用自己家里、国内可搜寻到的有限物质和材料,从一颗小小最原始的螺丝钉及废物利用的镜片开始自行构思绘图,亲自动手铸造出首个槟州DIY天文观星台──长弓天文台。然后,他更是“硬气”的把自製概念扩展到学校,协助学子们合力设立了校园观星台。从担任一家工厂“一板一眼”的专业化学师到“不务正业”的浪漫观星者过度期,他巧妙的均衡了本身的专业领域和狂热情感。因为有着自制而理性的一面,在工作时他心无旁骛,从岗位退休后,他才全心融入观星,积极让天文学的苞子散播到每个角落。张升荣坚持用文学的眼神看星星,因为浩瀚的银河承载了太多的人生哲理。张升荣在青壮年时就有一个强烈的欲望,他这一生人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思考和发掘“停机”,因此,退休后的生活方向他早已规划。由于工作在职时的俭用理财,他和妻子退休后足迹踩遍了全世界的高原旷野和戈壁沙漠,不仅是单纯的旅行,而是寻觅观星的最佳平台。自小他拥有比一般人更豁达乐观的心态,对于失败挫折他已放轻思考。“观星也是看天脸色的一种,有时你想像的不一定能够实现。无常的气候是严峻的考验之一,偶尔我们全副装备辛苦上到高原,天气恶劣的话,不一定能如愿看到星象。这时候,他总是以最宽宏的心包容任何的状况,因为爱是无怨尤的,更是无法强求。我们的星星别人的太阳苏轼所题的诗句中的一段: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这诗句因充满文艺宿命氛围而流传不朽,但残酷的科学事实证明:月亮一直都是圆的,从来没缺过,这只是地球上的人们观月角度问题。张升荣却不特别强调这种硬磞磞的学术见解,他更想分享的是:我们的星星也是别人的太阳。原来根据天文学研究,有逾10颗行星是太阳系的一份子,地球是太阳系八大行星的第三个行星,因此更印证了我们看着的星,有些是别人的太阳。他用诗人的眼睛来诠释,每颗星都有独一无二的魅力和发射力,甚至有生动的表情,瑰丽温柔活泼皆有。“在仔细观看下,它们如淘气小顽童般的变化和举止,实在趣緻得令人发笑。 ”14个地球高太阳火焰对于大马的天文学知识的气候不盛,张升荣不是不遗憾。但他把遗憾化为推动力,而不是只埋没在怨叹情绪中。他不断奔走筹办许多校园内外的天文影像讲座会,担任科学教师的妻子也助上一臂之力,齐把天文和环保知识传播。值得欣慰的是,这些课程讲座也获得校方和外界踊跃反响,他擅长以诱导性的方式引君入瓮,也就是以自己血汗凝集的天文摄影作品先吸引眼球。“这就是人的心理之一,看到诡奇的事物就跌入求知的陷井,这都是我华丽的诱饵。”除了巡迴讲座,他和妻子以旅行观星、天文摄影的角度,编写了《科学实践》书籍,供小学生天文学入门参考。太阳发射的火焰有14个地球这幺高,与张升荣对于天文的理想和执着相比,毫无差异。恆星不永恆张升荣说,恆星如人一样也有生与死,支撑它生命的能量便是氢,质量大小决定它生命的长短。质量与太阳相当的恆星,生命期是100亿年,到了晚年它将是一颗巨大红巨星,随后,外层物质可能被抛向太空,最后变成白矮星。“而当质量比太阳大4倍的恆星,消耗氢的速度更快,大约2000万年将氢用光,星体崩坍爆炸。”他说,质量大于8颗太阳的恆星,只需几十万年,氢被消耗尽,跟随着爆炸而成黑洞,最后爆作后的星际气体,便是下一代星球形成的物质。“因此,连恆星都无法永恆,人类追求长生不老更是天方夜谭。”天文青年升荣与桂华青年升荣在15岁时,用老花眼镜片装入布匹捲筒,自製望远镜窥视天空,震撼连连,从此泥足深陷在星云迷阵中。而青年时期的他们是邻居,但即使是隔了几条街,依然无法阻挡的是他们对于科学的热爱,两人对观星达到忘我境界。后来一闪一闪的星星们化作调皮的爱神丘比特,把拥有共同嗜好、追求、观念和目标,还有相爱的他们拉在了一块儿。但他们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伴侣,张升荣就宠溺的取笑妻子看N遍韩剧《夏娃的诱惑》也不厌倦,实在让人受不了。因此,泛黄黑白相片中的青年升荣与桂华身影,至今还是如此鲜活。观星基本法“千亿颗星星在向我眨眼”只是文人夸大之词,在同一时间,无论天气 如何清朗,单凭肉眼最多也只不过可以看到约3000颗星星 。在天文学上,星星的光度是以星等来区分的,星星越暗,等数越大。人 类肉眼可以看见最暗的星为六等星 。星星或光或暗,杂乱无章,要从何处入手呢?第一先要弄清方向;第二 最好有星座大小的概念;第三是先认识一些明亮而容易辨认的星座 。要弄清方向,最方便莫过于利用指南针或记下太阳下山的方向。如果对星空有点认识的话,北方的北斗七星或者仙后座的大W也是十分方便 的方向指标。/SE7EN‧报导:林宗萍‧2010.01.24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