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地生活 >台湾大学罗生门

台湾大学罗生门

2020-06-24 H地生活 485 views 362

三月十六日《苹果日报》论坛上有一篇文章〈台湾大学大宅门〉,在文章中提出三点建议,简言之就是:让台大能跟台北市更加媒合、在校门那里盖一个礼堂让台大及台北市民都能使用、校门口不能盖人文大楼。

台湾大学罗生门

这三点建议都相当有趣,让我们来看一下他们表达的意涵:台大跟台北市还不够紧密、学校的礼堂应该要给所有市民使用(当然还有台大师生啦!)、即便知道文院用地吃紧,人文大楼一样不能盖。台大学生都知道我们常常戏称我们的学校为「台大公园」,台大根本就是一个对外开放的空间。虽然到处都能看到学生,但也到处都看得到不是学生的人:早上八点跟下午三点排队买牛奶的人潮、平常放学时间来这里的老人小孩们,以及会定时出现在校园定点的有趣的人们。虽然他们常常忘记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所大学,是随时都有老师学生在唸书、做研究的地方,仍然欢乐的嬉笑玩闹,替台大带来鼎沸的人声;偶尔学生买到一两罐牛奶都被视为好运,毕竟台大牛奶台大生似乎喝不太到。此外,我们也常常可以看到新体—或有人叫它综合体育馆—被拿去开演唱会、办动漫展,或是用球场来「感恩师父、讚叹师父」(不由得让人好奇:什幺时候集体膜拜也成了一种运动;或是集体震动,超自然嘛!),新体对这些市民们的活动相当重视,重视到让我们常常没有体育馆可以办体育活动;或是已经预约好的场地临时被拿去给其他人士使用。在这种种的生活经验—相信台大生都不陌生—当中,我相信台大生们都会相当同意我们其实已经和台北市紧密结合了。

所以当我们再回头过去看那三点建议的前两点,不禁让人纳闷:我们跟台北市很脱节吗?这又让我想起几年前骆明庆教授的那篇文章「谁是台大学生?」,在那份研究中,我们可以看到台大学生从1982年以来直到2000年,来自台北市的比率占了36%;如果加上新北市(旧台北县),那这比率可以上看55%呢!这样的学生组成,我们跟台北市很脱离吗?

最后在人文大楼的议题上,身为文学院学生,很感谢城乡所的教授们能够理解文学院空间不足的窘境。但身为哲学系学生,我更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在水源校区,也就是哲学、人类目前的系馆,天花板曾经崩落过。现在在系馆活动的两系师生都得注意自己的头顶,以免哪天我们还没看扁我们自己就先被天花板压扁了。而目前人文大楼的进度已经到了第十案,在这十个案子长达九年的讨论过程中,教授们,你们在哪?如果有那幺好的一块地,为什幺不早早提议呢?我们能够理解教授们忙碌,只有退休后才有力气关照这些事情。身为人文精神的提倡者、身为呼应张小虹老师「谦逊」的学者们,我诚挚地希望你们也能设身处地的替哲人两系想想我们的处境。因此我想邀请你们,当然还有张小虹老师,把研究室搬来水源校区,来实际体验一下在水源校区的生活。这里可真的是「水岸第一排」,也不会有邻居要盖围墙把你们隔绝起来,是很棒的地方呦!希望教授们在想到大门的同时也能想到:文学院只是需要一栋楼;不是一滩口水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